痛心后的激情

人妻交换 admin 暂无评论



一、郁闷


        “可恶!”


  在娇再次挂断了我的电话后,我老羞成怒的将手机摔到了地上。当看到电池与机身分离的后,我才又心疼起手机来。


  娇是我发小,后来上了大学,她又成了我的女友,虽然中途曾多年未联系,但基于童年的纯洁感情,以及两年来的接触,我们一直相敬如宾,旁人看来也是恩爱有加。但自从她利用课余时间教兼职英语助后我便感觉到她对我的疏远,而直觉告诉我,这种疏远绝对不是忙于工作产生的。


  但这感觉也仅仅停留在我的猜测中,但今天打电话约她晚上一起看电影竟被以有课一口拒绝,要在以往,我肯定不会再打电话了,但偏偏今天是我俩认识的周年纪念日,而且在这之前我们已有一周没有见面。


  “似乎她是忙忘了吧。”我一边默默地安慰着自己,一边锲而不舍地尝试着暗示她,但娇始终没有反应,最让我吃惊地是刚刚她竟生气地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她的这个举动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而我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这才有了开篇的一幕。


  “难道她有了新欢?”我刚刚把摔散的手机组装好,握在手中抚摩的时候,脑中突然蹦出了这样的念头。


  我被这样的念头吓了一跳。


  “不能不能”我对这段感情还是有信心的,但随即那种疏远的直觉又袭上心头,慢慢地蚕食着执着的信心。


  我考虑着要不要去她工作的地方看看,一旦没有什么,她会不会不高兴,一旦真有什么,我又该怎么办。最终我选择了去看看,验证一下对我对她都没有坏处,毕竟我们还处于恋爱过程,并没有家庭、孩子这样的羁绊。


  二、尾行


        几经换乘,车窗外早已没了绿树花草,取而代之的是熙攘的人流与高低错落的楼房。终于到站了,我被簇拥着下了车。嘈杂的叫卖声、汽车的鸣笛声、门店的音乐声在没有公交车的屏蔽下,直冲入我的耳中。而久居市郊求学的我显然已不适应这样的环境,一时竟有些蒙头转向。


  “时间不早了,娇应该快下班了。”我连忙打起精神,打听起路来。


  由于娇所在兼职工作的地方比较有名气,我很顺利地便找到了地方。前台一名年轻的女生以为我是来学习外语的,热情地接待了我。我试图从她那问出娇的所在,但她并不知道娇在哪。


  “也许兼职的没有正规合同。”我这样想着。前台美女显然看出我不是来报名学习的,但出于职业素养,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我聊着,但已没有了当初的热情。这时恰巧有一位母亲带着女儿过来报名学习,前台美女也乐得有个机会“摆脱”我。


  我自顾自的打量着这里的装修,以及这家学校的宣传介绍以打发时间。


  不一会儿,铃声大作,大小学员们纷纷从教室出来。人群中我一眼便看到了娇,刚想叫她,便被我咽了回去,因为我注意到了她腰上的一只手,而这只手显然不是娇的。


  那这手是谁的?没错,是他的。娇的身边是一个外国男人,由于是外国人,我猜不出他的年龄,但可以肯定地是他绝对不年轻。娇正眉开眼笑、旁若无人地跟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只觉脑中嗡的一下,这是我认识的娇么,是我的女朋友么?我要上去跟他理论么?娇会向着我么?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中闪过,最终我决定悄悄跟踪看看娇拒绝与我约会到底是要干什么去。


  为了避免被她发现,我随着学生流下得楼来,在一家保亭前买了份报纸,假装看起来。不久,娇和那个外国男人下得楼来,拐到了旁边的小路上,我也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也许是学生已散,也没有了同事在身旁,外国男人的手越来越放肆了,手掌按在娇的臀部,手指则抠向臀沟。时不时还扬起另一只手在娇的身前摩挲一会儿,显然那是在按压娇的胸部。


  为了看到最后的结果,我强忍住冲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继续尾随着。


  转过了几条街后,转到了一条老旧的街道,由于远离了主要商业街,人流少了许多,四周也安静了下来。


  娇和外国男人依旧卿卿我我,而自从转到了这条街上,那个外国男人也更加肆无忌惮了。


  随着外国人越来越多地来到中国,各色老外身边相伴美女的情景随比比皆是。老外贪图的是美色,而美女们打着学习外语的幌子无非是贪图钱财,因为随便一个外国人,不论教育程度高低,只要披上外教的外衣便收入颇丰。我一直对这种崇洋媚外的女生嗤之以鼻,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事居然降临到我的头上。


  想着想着,抬头一看,眼前居然没有了他们的身影。我一边为自己的走神气恼,一边急急的向前追去。刚要走过一个老旧楼房的门洞,门洞中突然传来娇的声音。


  “Jason,oh,no,wait,wait a moment。”


  “啊,啊,啊……”


  我连忙止住脚步,悄悄的靠近虚掩着的门洞。因为离得很近,我尽量避开他俩的视线向里瞄去。


  “oh,no。not here。Go home then fuck me,please。”娇低声的叫着。


  外国佬没有答话,只是急不可待地往下扒娇的衣服,娇往外挣着,但衣服扣子还是很快地被解开了,露出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胸部,这个胸罩我认得,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十分喜欢。接着,外国佬一把扯下胸罩扔在脚边,用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揉着娇的胸部。


  外国佬的狂野,显然勾起了娇的欲火。她不再抵抗,低叫声也转为呻吟声。


  外国佬的手往下伸去,撩起娇的裙摆,在娇高高鼓起的阴户来回抚摸。


  摸了一会儿,只听外国佬说道:“Chris,suck penis for me,come on!”


  娇蹲了下来,熟练地解开外国佬的裤带,裤子掉在膝盖下面。娇隔着内裤用手揉着外国佬的阴茎。


  抚摸了一会,娇扒下外国佬的内裤。外国人的阴茎真不是亚洲人能比的,又粗又长,像一根粗火腿,龟头的部分更是鼓起胀大,这么粗的东西塞进女人的阴道肯定是很舒服的了,不过要是娇的小嘴,我不禁担心起来(日,我居然还担心她)。


  娇先是在外国佬的大腿根部位亲吻着,慢慢地又移向睾丸,在两个蛋蛋上轻轻咬着,接着沿着阴茎的下缘从里向外地舔着,舔到龟头的时候又用舌头在龟头的周围略作舔触,而后再把整跟阴茎吞入嘴里,并含着粗大的阴茎套弄起来,速度时快时慢。


  “oh…oh…”这时外国佬也来了感觉,不停地低吼着。


  娇接着又以牙齿在龟头处轻轻咬,使得外国佬的龟头暴胀,一根白白的阴茎变得更粗了。经过一阵连续的套弄和研磨后,娇又转为以唇舌舔吮茎部和睾丸,并延伸到他大腿内侧,甚至顺着睾丸后面细嫩的肌肤一直舐到外国佬的肛门。接着,又从屁眼舔到龟头,从龟头舔到阴茎根,再抓弄着阴囊,如此地来回反复。


  我真没有想到娇居然有这般高超技艺。相处的两年来,娇一直以“把处女之身留到我俩结婚之夜”的理由婉拒着我的“入侵”。因为这个理由足够合理,所以我也一直压抑着心中对她肉体的渴望。但为了排泄心中的欲火,我也曾要求过一些性接触,但除了让我给她舔阴部外,她从未像今天这样为我口交过。我的心中不禁产生一丝酸楚。


  娇试图将外国佬的阴茎吞得更深一些,但阴茎实在太长,多次让她眼泪鼻涕齐出。外国佬叽里呱啦的怪叫着(以我的英语水平,听不出他叫的是什么了)。娇也忍受不住阴茎对喉咙的压迫,最终吐了白花花的阴茎,口角满是唾液。


  她调整了一下气息,再次将外国佬的阴茎吞进口中,只见她的头疯狂地在外国佬的身前前后摇动。随着她的疯狂吞吐,我竟不知不觉地受到感染,阴茎早已硬朗。


  “come on,oh my god,come on,dear baby。”


  外国佬终于说了句人话,毛茸茸的大手按着娇的头,下身也前后挺送,接着又叽里呱啦的低吼着。


  不一会儿,外国佬一声低吼,我知道他要射精了。果然,外国佬猛地抽出阴茎,一柱柱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娇的脸上,一向爱干净的娇不但不躲闪,还用嘴迎上去,吮住向外发射的阴茎,把余下的精液吸得一滴不剩。


  三、快餐


        看到娇收工了,我悄悄避到一旁,生怕被他俩发现。我依旧想着,娇和外国佬一直没有出来,一阵脚步声后楼上的传来了关门声。原来外国佬就住着楼上,来不及上楼就跟娇来了场野战。


  我走到刚才他俩做爱的地方,我送娇的礼物--那条黑色蕾丝胸罩还在地上,已经被践踏的不成样子。看见此景,我发觉自己的感情就像那条胸罩一样被践踏不成样子,这是两年多的感情啊,就这样,就这样,我心中一阵酸楚,泪水也冲破了眼中的大坝,不停的奔涌而出。此前万般的恩爱甜蜜此刻都化作一柄柄利刃刺中了我的心脏,让我不能呼吸,我重重地踩了踩,又碾了碾不成样子的胸罩,离开了伤心地。


  我伤心地往回走着,也许是走到了大路缘故吧,身边的人流多了起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但每个人都与我擦肩而过。虽然我身边的人很多,但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看着都聚在一起,但实际却隔着很远很远,一阵阵的孤独感让我不寒而栗。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何时竟转入了一条小巷,此刻已入夜,但这条小巷却笼罩在一片粉红色的灯光之下。


  “小兄弟,做活么?”


  一个成熟略带沙哑的女性声音从路边传来。我满脸忧伤的转头去看,只见一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女人站在那。见我转头看她,便迎了上来,对我抛了个媚眼,又重复道:“小兄弟,做活么?”


  我定了定神,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我明白了她的来意,本想打发她离开,但旋即又想起刚才娇为外国佬口交时的疯狂情景,我心中燃起了某种火苗。这时,这个女人又靠近了我一些,浓重的香水味道扑鼻而来,平时令我讨厌的香水,此时竟使我意乱情迷。


  我后退了一步,深深吸了口气,问道:“都什么活?多少钱?”


  “大活50,口活加30。”中年女人直截了当的回答。


  虽然这样的场景在学校里与哥们儿的说笑中早已预习,但真遇到像今天这样赤裸裸的问答,还是让我面红耳赤。


  “不能便宜了吗?50口加做,行不?”我故作镇定的讨价还价,可我自己都感觉到了我声音中的颤抖。


  “别那么小气了,80包你舒服,不满意姐不要钱。”说罢,上前挎着我的手臂就要领我走。


  我并没有拒绝,顺从地跟着她走。因为为了与娇过个有情调的纪念日,我特意准备一些钱,所以钱不是问题。更为重要地是,刚才交谈的过程中,她的丰满的胸部与肥硕的臀部引燃了我之前因娇为外国佬口交时埋下的火种。


  左转右拐,很快,我就在她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很破旧的所在。“即便城市再发展,在光鲜的表面后都有着许多破旧的所在。”想到刚才外国佬的破楼,再看到眼前的所在,我不禁感慨。


  进屋后,大姐便宽衣解带,虽然腰部有不少赘肉,但就像我之前观察的那样,她的乳房明显要比常人的大许多,非常惹眼。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双巨乳看,眼中射出欲望的火光。


  “喂,小兄弟,你快带你脱啊,姐都脱完了。”


  听罢,我将目光依依不舍地挪开,这才注意到大姐其它的部位。只见大姐依然穿着短裙,我不禁有些疑问“这是脱完了么?”


  大姐看出了我的心思,撩起裙摆,腿间露出长满浓密阴毛的阴户。


  “竟无内裤!?”我很吃惊,后来久经风月场,我才明白这是为了接客省事。


  见我没有什么举动,大姐反而有些着急,将我拽到床边,开始帮我脱裤子。我不得不佩服大姐的能力,这条新买的裤带,我自己都要费好大一会儿工夫才能解开,可她却熟练麻利地解开我的裤带,退下我的内外裤,我的阴茎昂首暴露在空气中。


  我在大姐的示意下躺到床上,然后大姐也爬了上来伏在我的腿间。她低头闻了一下我的阴茎,显然很满意(我昨晚刚洗过)。接着,舔了两口然后吐出来,用手撸动,又舔又吐由撸,就这样交替的刺激着我的阴茎,久违的快感瞬间袭变了我的四肢百骸。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就在大姐的吞吐中缴枪了。


  突如其来的射精也让大姐呛得十分狼狈。她一边咳嗽,一边捂着嘴,笑骂道:“小兄弟想呛死大姐啊!”


  我有些慌乱,虽然我的持久力不是很强,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射精。慌乱间,我想起似乎谁曾说过,射精就算一次,连忙坐起来去裤袋里找钱。


  大姐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说道:“一共100,姐再让你舒服舒服。”


  我一想也还合算,更重要的是我确实还有需要,就又躺了下来。大姐继续对我的阴茎展开攻势,很快阴茎再次硬朗起来。大姐从床边取出避孕套,就要给我戴上。虽然我是极不愿意带套,但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配合着大姐戴上了。接着大姐跨在我的腰间,抬起屁股,扶着我的阴茎对准阴道,呼地一下坐了下来。


  虽然隔着避孕套,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大姐体内的温度。大姐两手撑在我的腹侧,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也许是年龄的原因,也许是久被入侵的原因,大姐的阴道比较松垮,但还是给久旷的我带来极大的快感。渐渐地,我也进入了状态,向上挺送着,大姐感受到了我的动作,将两手撑在我的两条大腿上,身体微微后仰,此刻两颗异常丰满的乳房随着我的插入上下震颤着。


  我情不自禁地弓起背,伸手抓住这诱人的巨乳,粗暴的揉捏起来,也不知是被我抓疼了,还是有了感觉,大姐轻轻地哼了几声。


  弓背、上挺极大地消耗了我的体力,很快我就体力不支了。我示意大姐变化下姿势,大姐顺势躺了下来。我架起她的腿分开,然后把硬挺的鸡巴插进了她已经湿润了阴道里开始猛干起来。由于大姐阴道的宽松以及避孕套的作用,我在阴道里疯狂的抽插,并没有给我带来强烈的快感,反而激发了大姐的激情。


  “嗯嗯嗯嗯”大姐先是哼了起来,进而转为放肆的叫喊:“啊啊啊…好爽,小兄弟…干死姐姐吧…老公,哦,好老公,快点操我的骚屄吧”到最后大姐连称呼都变化了。


  “快点射了吧,我要受不了了,要死了,啊”


  也许是之前射过的缘故,此刻猛烈运动我依旧没有射精的感觉。我依然想不停的猛干,因为征服一个女人比射精有更大的精神享受。但疏于锻炼的我,体力已经透支,在大姐的叫喊的鼓励下又拼命的冲刺了几下,我便满身是汗的躺在大姐腿边,再也没有力气了。


  半晌,大姐坐了起来,以为我射精了,但看到我的阴茎依然挺立,避孕套中并无精液时,也很吃惊,进而夸到:“小兄弟,现在你就这么能干,到三十多岁,你得老强了。”


  我笑而不语,心想:要不是大姐你这么松垮,再加之我刚才也射过了,否则又怎会这样。


  大姐有些累,而我也体力透支,我俩非常默契地聊了起来,通过聊天我得知大姐叫李兰,是本地人,因老公犯事判了死刑,自己要独立带孩子便从事了这个行业,一干就是好多年。现在年纪大了,生意也不是很好了,说到这还抹了几滴泪水。


  我也很受感染,试图安慰她,但随即想到一位有经验的哥们曾说过小姐的话不能信,变打消了这个念头。


  “继续吧。”简单聊了一会儿,兰姐又恢复了当初的状态,用手套弄我软趴趴的阴茎,就像变戏法一样,阴茎很快便硬朗起来。接着兰姐再次骑在我的身上,用阴道卖力的套弄着。阴茎的感觉很舒服,但始终离射精的感觉差一点点。


  兰姐有些不耐烦了,叨咕着:“怎么还不射?”说着,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我担心大姐因此而终止服务,连忙建议道:“兰姐,要不像开始一样,你给我口出来?!”


  兰姐想了一下,抬起臀部,就要伏在我的腿间开始吞吐。我打断了兰姐,要求站着口活,因为突然间我也想享受一下A片中常见的、娇为外国佬服务的方式。兰姐有些不耐烦,但见我叫得亲切,也没有发作。


  商议已定,我站在了床上,她跪在我的身前,张口舔了一下龟头,然后用手扶住,伸出舌尖在阴茎上从阴囊舔倒龟头,然后再来一遍把阴茎外面全舔湿了,然后张嘴把阴茎全吞了进去又吐出来又吞进去开始给我口交起来,一种胯下的征服感在我心中燃起了火苗。


  兰姐软软的嘴唇和舌在我的阴茎上滑过,舔的阴茎青筋暴突,昂首怒目。渐渐地,我已不满足她温柔常规的舔弄,用双手扶着她的头,然后让她把嘴张大点,开始主动的挺着屁股在她嘴里抽动,每次都插到她的喉咙里才抽出来。


  兰姐挺直脖子,双手用力推我的腿,呜咽着要摆脱我阴茎对她喉咙的压迫,但我已不能自持,用力的扶住她的头,依旧疯狂的抽插。阴茎把她的腮帮子撑的一鼓一鼓的,每次拔出都带出不少口水,呜呜声从她的喉咙传出,不时作出呕吐状。


  很快,我被推上了征服感与快感的顶峰,深深插入兰姐的咽喉,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由于射精,我的手也松了劲,兰姐一把推开了我,不住的咳嗽。只见她一脸眼泪,鼻涕混合精液从鼻孔呛出。


  “操你妈,你想呛死老娘啊…”兰姐恼火地骂着粗话。我无力地靠着床头,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根本无暇顾及兰姐的骂声。


  过了一会儿,兰姐渐渐恢复了平静,但还是一脸不悦。


  我拾起不知何时滑落地上的裤子,从裤袋中掏出200元塞在兰姐手中。兰姐微一错愕,但马上一把接过,也不再说粗话了,接着从床头柜里找出湿巾,细细地为我擦拭干净。


  见此情景,我不禁再次感慨金钱的威力。很快,兰姐帮我穿好衣服,我又在她丰满的巨乳上蹂躏了一番。临行前,兰姐还给我留了电话,嘱咐我以后有需要时给她打电话。


  四、过夜


        离开兰姐家时,夜更深了。


  由于跟踪娇的计划没有吃晚饭,再加上刚刚激烈的运动,我早已是饥肠辘辘,快步拐到繁华街道,很多门店都已打烊,我寻了一家24小时的麦当劳,补充起体力来。


  吃饭时候无意间看到墙上的挂钟,我才知道已经11点了,回学校的公交车早已收工,而即便打车回去,宿舍业已锁门。我有些不知所措,后悔出来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


  这时,手机铃声大作,打破了夜晚静谧的气氛。我连忙拿出手机,抱歉地看了一眼被铃声惊扰到的邻桌的一对儿情侣后,接通了电话。


  “帅,我是娇。”手机话筒中传来娇的声音。


  “哦,是娇啊。”我应道。


  “不好意思啊,今天比较忙,后来又有一个工作聚会……”娇若无其事地的解释着。


  若是在平时,也许我会相信,但今天我亲眼目睹了你的所谓“工作聚会”,你还真能撒谎?


  “你怎么了?生我气了么?”娇感觉到了我的不正常。


  “对了,我送你的胸罩你还带着么?”


  “胸罩?!什么胸罩?”


  我感觉到了娇的语气中的紧张。


  “就是黑色蕾丝,我送你的礼物呗。”


  “喔,还在,不过不知道放哪了,哪天我找找。”


  “恩,不用,我就随口问问。对了,聚会几个人啊?都干啥了?”


  “10来个同事呢,吃饭,唱歌…”


  “oh,no。not here。Go home then fuck me,please…Chris,suck penis for me,come on。”我打断了娇的话,将娇与外国佬口交时的说了出来。


  “…”


  “好了,娇,祝我俩相处两周年快乐!”说罢我挂断了电话,长吁了一口气。这才我才注意到邻桌的情侣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显然是听到我刚才所说的那两句足够下流的外语。


  正好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拿起还剩了一点咖啡的杯子,快速离开了麦当劳。


  我慢悠悠地压着马路,心事重重。在刚才与娇的对话中,似乎我占据了优势,但两年来的感情因此事终结,还是让我伤心不已,我不禁想娇是不是也有苦衷呢,就像某位哲人说过:“爱情战场上没有胜利者”。


  一阵伤感过后,我的思绪又转移到了女人身上。兰姐阴道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她的口技与巨乳却称得上极品。就这样,思来想去,刚刚消褪的欲火重新点燃。


  我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最后寻了一个体面的洗浴中心。


  “先生,欢迎光临。”一进门,一个年轻的男服务生忙迎上来。


  “有什么服务项目啊?”


  “先生,请上楼!”服务生指引我上楼,我顺着楼梯走了几步,只听身后那名服务生喊道:“贵宾一位。”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并没有人,那显然贵宾就是我了。我故作镇定的缓步上楼,其实心里七上八下的。


  上了二楼,又一名年轻的服务生接待了我,问我是在大厅里,还是要个包间。我对他表明了要住宿的意思,他将我领进了个房间,便热络的跟我介绍起来。


  “哥,你是第一来我们这儿么?能住宿的就两种,在大厅里或者在这样的包房里,我看哥肯定想是想找个妹子,就领你来包间,包夜是600,您看你还满意不?”


  我十分佩服这小伙子察言观色的能力,估摸了一下自己的钱也还充足,便答道:“恩,不错。”


  “那哥,你有相熟的妹子么?”见我接受了他的建议,他也高兴的继续问道。


  “我是第一次来,你给我推荐几个吧。”


  “好的,哥,你稍等,我这就让妹妹过来。”


  服务生出去了,我躺倒在床上,心里像揣了个小兔子,不知道一会儿能来个什么样的妹子。


  正乱想着,门被轻轻敲了几下,我眼前一亮,一位小姐手挽毛巾走了进来。她身高大概1米62左右,穿着白衬衣红色短裙,皮肤雪白,长长的头发,身材也很标准,我心想这服务生还真够意思。


  “先生,您好!我为您服务可以么?要不要换人。”


  “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换。”我实话实说。


  她轻轻一笑:“谢谢,那我们洗澡吧。”


  说罢,她主动地走过来帮我脱衣服,在脱衣服时,我的手可没闲着,捏了捏她的乳房。


  帮我脱光后,她自己也很快脱光。只见她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的还要白,不大不小的一对乳房挺在胸前,细细的腰部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阴毛很稀疏,但由于白的缘故,看起来还是十分的鲜明。双腿细长,合并起来仅在大腿根靠近阴户的位置有较大的缝隙。


  想起刚才兰姐的丰腴肥满,眼前的小妹显然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我脱口赞道:“好美的身材!”


  她仅是微微一笑,便把我领进了浴室,我想她肯定听过了无数遍这样的赞美而习以为常。


  进入浴室后,她熟练地调好水温,开始沐浴液往自己身上涂,在涂抹均匀后,她把身体靠近我,以她身体给我全身按摩。可以说我也是阅人不少,但这种感觉却是全新的体验,一个温暖柔软的身躯,加上沐浴液的润滑,在你全身上下滑动,重点是她坚挺的乳房在身体各个敏感部位经过时,那种享受难以言表。


  我一边享受着这种快感,一边比较着她与我之前欢爱过的女人们。想来想去,仅溪与她有一拼,但她的开放与主动又是溪这个学生妹不可能有的。而娇,哼,与眼前的她相比就像美玉与劣石,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不久前还疲惫不堪的阴茎马上向她行起了注目礼。她见状,也矮下身体,把我的勃起的阴茎压在腹部,并用她的乳房夹住上下推拿,一只手往上伸,在我的乳头上轻轻捏弄,另一只手则沾了些沐浴液,从我大腿外侧绕到后方在我肛门附近不断地揉搓。


  在三点夹击下,我闭起眼睛享受着。在她认为肛门洗干净后,下面的手也绕到前方,轻轻地玩弄起我的阴囊来。


  若不是之前我射精两次,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很难保证不会缴枪。她玩弄了一会儿,停止了动作,站了起来,用水帮我冲净了身上的泡沫。


  泡沫冲洗干净后,她再次蹲下身子,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握着我的小弟。我猜出了她的意图,果然,她先用花洒往她的小嘴灌了点热水,然后将我的阴茎含进口中,舌头不断地围绕着我的龟头和马眼舔弄。同时她的两手也没闲着,一只手伸到后面在我肛门附近轻轻滑动,而另一只手则拿着花洒近距离地冲击着我的阴囊。


  快感逐渐强烈,我忍不住哼了起来,如果说兰姐的口技是炉火纯青、真材实料占优,那么小妹的口技则以全方位立体感受见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小妹在口交的过程中偶有齿感。


  不一会儿,小妹停了下来,我依依不舍的看着阴茎从她的口中吐出,因为我期待着下面的精彩内容,放弃了将阴茎重新送入她口中的想法。


  她站起身,拿过毛巾,帮我抹干身体,对我说道:“哥,你去床上等我吧,我洗干净就来。”


  我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触碰她身体的机会,在她柔软的乳房和无毛的阴户揉捏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浴室。


  我舒舒服服地在床上躺了下来,想着一会儿她又有什么花招。此刻,娇在我的脑海中早已不知去向。


  很快,小妹也洗完了,像小兔子一样从浴室蹦了出来,她白皙的胴体在灯光的映衬下仿佛散发着光芒,我一时竟看得痴了。


  她来到床边,让我平躺身体,然后趴在我身上,开始用她灵巧的舌头,给我全身舔弄,从耳边到颈部,从颈部到胸前,把我平时洼陷的乳头都弄得硬鼓了起来。接着,她用双手取代了舌头,用手指继续在我两个乳头上轻轻划圈,而舌头沿着腹部一直往下舔。


  很快,我的阴茎又被她的小嘴吃了进去,不过她只轻轻含了几下,便把阵地移动到我的阴囊和输精管上,她象舔雪糕一样先用舌头顺着我的输精管从下往上舔,然后下来轻轻地含着我地阴囊,把两个蛋蛋用舌头在嘴里轻轻拨动,而刚才在我乳头上划圈的手也转而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


  在围绕我小弟大舔一通后,她示意我翻身。这让我有些意外,心想这还能有什么花样么。但我还是顺从地翻转身体,趴在床上。她则开始舔我的背脊,她的舌头在背上随便打了两个转后,就舔到了我的屁股,她用手把我两边屁股分开,舌头开始在肛门附近转圈。


  这种服务我是平生未见,羞耻感、新鲜感与快感让我异常惬意,忍不住问道:“妹妹,这叫什么?”


  “毒龙钻。”小妹稍一停顿,接着两只手用力将我紧缩的肛门分开,使劲地把舌头往里伸,就像男人舔女人阴道一样,她的这个动作大大出乎我的意外,给我带来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我舒服得呻吟起来。


  她舔舐肛门的时间不长,但在这段时间内,我飘飘欲仙,但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凄凉,我体会到了女人破处时的感觉。


  在毒龙钻完成后,小妹拿出了避孕套,我知道好戏就要来了,只见她将避孕套放到口中,然后用嘴它套在了我的阴茎上。


  准备就绪后,她掰开双腿,跨坐在我身上,一点点地把我的阴茎裹入了她的阴道。在完全插入后,她的身体开始上下起伏,我的手也握住了她两个乳房。渐渐地,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的下身也不断向上迎合,不一会儿,她就软软地趴在我的身上。显然她的体力没有兰姐好。


  我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插入了她的阴道,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使劲抽动了起来。


  “老公,好舒服啊,哦哦哦。”小妹职业性的叫着,我根本听不出一丝感情,但“老公”的叫法还是让我十分受用。


  在抽送一会儿后,我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变成仰躺。她躺好后,我把她的双腿提起来,搭在肩膀上,双手把住她的大腿,阴茎在阴道口滑动了几下,就使劲一下整根插了进去。由于动作突然,小妹“啊”了一声,接着她双眼眯了起来,口中依依呀呀的哼唧着。


  在抽送一会儿后,我再次改变了战术,用身体将她的双腿压向她的身体,使她的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出来。我再次整根插入,由于她的这种姿势,我插入的更深,我甚至感觉我并不太长的阴茎似乎碰到了她的子宫。这种感觉激励着体力已有点不支的我,大刀阔斧地长抽猛插。小妹配合着在我的激烈动作,口中不停嗲叫着。


  “老公,哦,好老公,用力,啊快快快,干死我啦,啊啊啊…”


  在听觉、触觉的双重刺激下,我在几下异常剧烈的插动后,射出了精液,无力地趴在了她的身上……


【完】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